2020-10-25 噩梦

这一次梦是时间是高中,梦里面我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郁郁寡欢,医生说,这病很严重,只能做变性手术才能治(?)
然后等我醒了,手术很成功,我已经是女孩子了(?)
然后我去药店买药,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药店的几个工作人员开始审问我,要我交代我做过的坏事,我说了,然后她们又让我去最西边的五楼的医务室做新冠检测,我去了,结果五楼是食堂,里面是一些穿着卡其色军装的人,我有点怕他们,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五楼的尽头,结果没有看到医务室,而遇见了一个变态,这人想非礼我,我就吓得飞快的跑,我跑回药店,在药店门口却不敢进去,我又跑,外面就是农田,农田是一个帐篷,那里在上课,原来这是我高中。
我回到高中班上,大家有点疑惑我怎么变成女生了,然后那个变态追过来了,大家只是看热闹也没有人帮我,虽然我很害怕但是却出奇的能打,然后我一套技能把变态打跑了,走出教室,我躺在地上哭了。

接着往农田上面走,是妈妈的位置,我想上去,但是路上有一棵树,树后面躲了一个人,那个人看不清脸,但是让我很害怕,我就不敢过去了,我又回到药店,黑暗角落里有一张年迈的老婆婆的脸,又吓到我了。
我不知道该去哪儿,只觉得很绝望。
又来到妈妈做农活的地方,那棵树的树梢弯折了一百多度,树梢和一个梯子连接,妈妈从梯子上下来,我和她说了路上的怪人,妈妈说怪不得爸爸说晚上野外会有灯。
我们离开来这里。再回来的时候,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,原来那个树后面的怪人和那个阴森的老婆婆是两口子,梦里的诶后来收到两封信,里面才知道那两个人当时的行为其实是在向我示好。

对了,梦里面的我还有一个设定是,马上要和未婚妻结婚了,结果在要结婚之前变成了女生。结果故事的结局,我们还是结婚了。后来我们去超市买东西,她也会从我手中提过两个口袋,而不是让我一个提四个口袋。梦里面这个未婚妻看到我变成女生了,还饶有兴趣的要玩换装什么的。好像新婚之夜住的也是帐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