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7-xx 噩梦

2019 7月
这两天开始疯狂的做噩梦, 第一次遇见我爸一直打我的头,不论怎么反抗,最后都会被打到头。第二次是7.6的下午,梦见他很粗暴的剪下一些卡片,塞进了我手机的一号sim卡槽,挡住了原本手机卡的芯片


2021-02-19 分析
那次应该是因为去广州被叫停,心里面产生了对父子关系的重新申视,我们确实不能做我一直想做的那种朋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