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11-09 噩梦 午睡

整理这段记录时,我在听 The Memory Is Cruel -Russian Red

梦的前半段:

我们一家(大家庭,主要是我妈那边的亲戚,几个姨的小家)去一个小岛上露营,岛的位置地貌类似我爸果园的堰塘附近。
上岛之前我感到很不安,感觉如果上去一定会死人。但是他们都准备好了,不可能因为我一面之词终止计划。于是我们在小岛上搭好了帐篷,帐篷外面看起来是布的,但是进到里面其实是砖式的建筑。他们在里面准备唱K,给出了四个选项。
A 名字很长的一首歌
B 两首老情歌,有一首似乎是《千里之外》
C 不记得了。但风格是古风的。
D 名字很长的一首歌

然后大家一次来选择唱哪个选项,第一个上的是小运,他选的C,然后他唱了几句,发现不好唱,于是他现场改编了这首歌,开始rap,唱的有模有样,满堂喝彩。

接下来轮到我,然后梦到这里就断了,进入下半段。

梦的下半段

梦见我来到了一场聚会,我们好像是坐成一排,但是又首尾相连。人员有:我,徐涵,袁宁遥,杨萍萍,赵思悦,罗逊,罗鑫,邓博林。坐次是:赵徐我邓杨袁罗罗。

大家点了奶茶,然后徐开始吹卡祖笛。吹的也是千里之外。很难听,但是又有点好听。此时罗鑫抢着要买单,一遍说自己钱不多了,但是咬牙也要请客啦。然后这里梦的视角突然变成特写,然后我看到每个女生都衣冠不整、春光乍泄,但是却又面目可憎,颇有克苏鲁的味道。

被吓到之后,我退出了语音。这里的现实世界似乎又是建立在虚幻之上,我“退出语音”然后就进入了一个操作界面。我又去了另一个语音,发现那里更可怕,于是我又回来了。

然后梦醒了。